湖南“黑老大”文烈宏案细节曝光:检察官看了2600小时录音录像

2020-01-17 来源: 观海解局

  强迫交易、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……25人涉案,涉案金额高达12亿余元,这是湖南长沙“黑老大”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的已知信息。

  今天的《检察日报》则披露出这个重大涉黑案件的更多办案细节:审查报告多达100余万字;检察官审看了2600小时的同步录音录像,并转化成文字;对涉案的1000多个银行账户一一甄别;光案卷就摆满了一整间办公室……

  观海解局注意到,涉及该案的多名厅级“保护伞”均已获刑。

  案卷摆满一整间办公室

  文烈宏“8·24”涉黑专案是2018年全国扫黑办、最高检、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,公安部也将其列为2018年度全国20个重点案件之一。

  2017年2月28日,文烈宏、佘彬、龚浩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,随后,该涉黑犯罪团伙其他成员也相继落网。

1.jpg

  文烈宏等人二审出庭受审

  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印仕柏介绍,该案涉案人员众多,犯罪事实复杂,涉案罪名多达十几个,敛财数额巨大,既要厘清领导者、积极参加者、一般参加者,也要厘清哪些是组织犯罪,哪些是个人犯罪,哪些是刑事犯罪,哪些是民事侵权。必须找准证据,严格依法办案。鉴于此,检察机关确定了“分罪名分案分人审查、主承办检察官总负责”的工作思路,这也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。

  据《检察日报》披露,为查清此案,检察官审看了2600小时的同步录音录像,并转化为文字。该案审查报告长达1500余页100余万字。

  在证据搜集方面,公安机关最初移送卷宗材料290册、犯罪嫌疑人39名、违法犯罪事实70余起。检察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52人次,复核被害人及证人43人次,接待律师35人次,提出补查意见477条,经过二次退回补充侦查,新增卷宗71册。

  对于查扣资产的确权,专案组对12亿多元的涉案资产、1000多个银行账户,一一审查甄别,补充卷宗材料13册。办案人员说,“光案卷就摆满了一整间办公室”。

  湖南省检察院扫黑办负责人介绍,审查后认定4人不构成涉黑犯罪,另追诉1人。这样最终认定涉黑组织成员25人。同时,检方还对多个罪名依法追加了犯罪事实。

  开赌场放高利贷的“现金王”

  惊动全国的扫黑大案,文烈宏及其团伙都干了啥?简单回顾下。

  1969年出生的文烈宏在其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,小时候就被唤作“文三伢子”,混迹社会后得名“文三爷”。1997年以来,文烈宏因多次随意殴打他人、赌博作弊,在长沙望城一带素有恶名。

  自2002年,文烈宏以开设赌场、组织赌局、提供赌资结算,吸引、招揽众多企业主参与赌博活动,从中抽头渔利,有时文烈宏光抽头一晚都能达到上千万元。据当时的办案民警介绍,文烈宏在当地外号“现金王”,随时找他要钱随时能拿到,比银行还快。文烈宏一张使用较频繁的银行卡进出流水大概曾达六七十个亿。

  在积累了大量资金之后,文烈宏开始放高利贷。随着高利放贷规模不断扩大,文烈宏便开始网罗马仔,采用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追讨债务和赌债。

  2010年2月,文烈宏以公司名义从事高利放贷,并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。自此以文烈宏为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步形成。

  据了解,该犯罪组织及其成员通过有组织的长期实施非法高利放贷、暴力讨债、敲诈勒索、强迫交易、诈骗、开设赌场、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80余起,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,至案发被扣押、查封的现金及财物折款高达12亿余元,致使近10人被殴打致伤,间接导致2人死亡,7家知名企业被逼重组、破产,4个房地产项目资金链断裂,严重破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。

  文烈宏浮出水面源自一桩非法拘禁案。湖南常德地产商老板张某波因欠下高利贷被一批文烈宏的马仔“软暴力”逼债。压力之下张某波伪造印章,违法将项目资产抵押,项目合伙人遂向警方报案。随后,这些马仔相继落网,线索都指向幕后黑老大文烈宏。

  2017年2月,文烈宏及其手下骨干成员被抓捕归案。2019年1月,文烈宏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诈骗罪、行贿罪、强迫交易罪、开设赌场罪等15罪,数罪并罚,被判处无期徒刑;其他24名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同年6月19日,二审维持原判。

  厅官因赌博欠债当起“保护伞”

  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,离不开“保护伞”的庇护。

  今年1月初,裁判文书网公开姚跃、陈致富等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,姚跃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行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  姚跃是文烈宏老乡,曾在湖南省公安厅工作,2014年,在姚跃的建议下,文烈宏对湖南省公安厅、长沙市公安局相关领导进行腐化“围猎”。

  文烈宏落网后,2017年3月1日,湖南省综治办主任(正厅级)、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落马,6月被双开。

  2019年1月,检方指控周符波涉嫌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这个罪名在周符波被双开时并未提及。6月,周符波一审获刑19年。

22.jpg

  周符波出庭受审

  周符波为何给“黑老大”当“保护伞”?这里有个内情:早在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,就迷上了赌博,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,就直奔赌场,他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,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。输了钱,周符波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。

  2014年周符波当上省公安厅领导后,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,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,所以他就乖乖地成了文烈宏的“保护伞”。

  2018年10月,中纪委曝光五起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典型案例,周符波是其中级别最高的“保护伞”。其中提到,2014年12月,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、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。2015年上半年,周符波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,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。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。

33.jpg

  在点名周符波的同时,中纪委还点名了文烈宏的另一个“保护伞”——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、常务副局长单大勇,他违规与案件当事人文烈宏接触,向其通风报信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充当“保护伞”并收受巨额财物。2019年6月,单大勇获刑17年。

  文烈宏背后的“保护伞”不止这两人。观海解局注意到,该涉黑犯罪团伙被打掉后,长沙市委原常委(副厅级)、宣传部原部长张湘涛,以及省纪委原副书记(正厅级)李政科等官员也应声落马。上述二人因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分别获刑15年和13年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,周符波、张湘涛、李政科都是文烈宏“圈子里的人”。

  此外,文烈宏的行贿“花名册”上还有:时任长沙市中院政治部主任陈永超、时任长沙市中院民事审判二庭庭长胡冬华、时任长沙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谭学军、时任长沙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黎华等。

  资料|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裁判文书网 《民主与法制》 央视新闻等


责任编辑:赵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