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成诗,刻画叠石花谷“风”的模样

2020-04-03 来源:中国网联网重庆频道

  我这次到叠石花谷,是为了一场春风的浩荡,为了一个少年的苏醒。

  这里海拔高,东西大山,南北空旷。自是春风自由驰骋的好地方。

  走过叠石之门的时候,风力强劲,衣袂飘起,头发纷飞。身体的疲倦与心上的尘埃,似乎一吹而散。

  春风在这里,自由自在,吹动草,吹动花,吹动彩色风车,吹动巨型风筝,吹动天上的云阵,吹动地上少女的睫毛。风随心所欲,自由自在;而人却常常带着无形的枷锁,步履阑珊。这是不是风对人充满诱惑的原因?

image.png

  前方,有一个风车之海,色彩之洋。万千风车肆意转动,那么轻盈,那么斑斓,那么梦幻。

  一个手持彩色风车的小孩在草坪上奔跑。他大笑,狂奔,呼喊:“捉住风了,捉住风了……”。他是一个执着的“风之捕手”。风车,就是他的捕风之器。

image.png

  当然,他永远捕捉不到风。风实在太狡猾了,一次又一次轻巧地钻过风车,留下一串串转动的足迹。

  他注定是徒劳,注定是一场空。但他依旧快乐。他的笑,甜了他的心,也甜了看他的人的心。他是我的心灵导师。

  走上魔幻3D铁索桥,虽然背上有绳索牢牢绑住,绝对安全,但依然心跳如鼓。

image.png

  身在动,风在动,桥在动,桥索挂着的风铃在动。叮咚声绵延得像一条河。这座挂满风铃的吊桥,也是一条音乐之河。

  在趟河之时,时光逆流,回到初恋之时。心理学家说在惊险之时,比如行走于吊桥,人容易想起爱情。果真如此。

  读高中时,流行送人风铃。她送了我一个。后来我带到大学宿舍,每天早上起床,在阳台漱口,屋檐下的银铃声声。我总要呆呆地看上几十秒。那是风在唱歌,还是思念在唱歌?

image.png

  下了铁索桥,走到草坪。我在细想风的嗓音。当它走过风铃,清脆空灵。当它走过铜钟,洪亮悠长。当它走过碧海,雄壮震撼。

image.png

  而当它走过破铜烂铁,咣当烦人。当它深夜走过荒山野岭,凌厉瘆人。这是风走错了路。我们要包容风。风声的好坏,与它走过的路有关。人呢?

  在乡村艺术区的广阔草坪上,有国内知名的专业风筝团队表演“大型风筝表演秀”。各式软体风筝,争奇斗艳,有炫酷的海洋生物,有搞怪的卡通人物,有梦幻的动物精灵……

  我羡慕这些专业放风筝的人士。因为我觉得他们放的不是风筝,而是一颗16岁的心。

  风筝在天上飞,其实是风的一种形状。风的形状太多了,比如松涛、涟漪、竹影等等,数以亿万计,多得以致于人以为它没有形状。这多像母爱。母爱常常多得以致子女看不见。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?

  不要当风已远离,才想起风的形状。对风的态度,也是我们对母亲的态度。

image.png

  很多成双成对的游人,在春风中浪漫行走。我又想起了那场春风。她在上风,我在下风。风吹动她的大红长裙,背后是满山的映山红。风中,有淡淡的百雀羚味道。

  多年以后,春暖花开之时,夜深人静之时,那场风就会在我的心上呼啸。今天这场风来得特别猛烈。

  今天在叠石花谷,风给了我万千抚慰,我心中的少年完全苏醒了,精神健旺,似乎可以一日骑行千里关山。

  我还在想,风是不是也有知己,比如竹林七贤。当风从松林间穿过,竹林七贤把涛声装进喉咙里。因此他们长啸,穿透时间,惊醒热衷名利之人。当风从酒碗上走过,他们把风的气息喝进胃里,喝进血液里。他们手下的字,也就有了风的精魄,千百年不停歇,吹去人眼中的金银之屑。

image.png

  夕阳金灿,春风还在跑马,我走出了叠石花谷,走出了醉人的风景。很多时候,人多么无助。不管你再爱某段时间,这段时间也不为你停留。

  风亦如此。但风记得有人追过它。它还会带着追他之人的气息,一直往前走,走到天地迷茫处。

  风永远都在背井离乡。可它却成了所有年轻心灵的故乡。(文/彭鑫)


责任编辑:王晶平